冷调

咸鱼写手一只
每天都在佛系更新[瘫]

还活着哦【文野乙女】

太宰治【breath】

看过织田回来,发现她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电视还没有关,和外面的雨声响成一片,你却依旧睡得很香。

太宰走过去蹲在沙发旁边,你微微张开嘴,身体随着悠长安静的呼吸节奏微微上下起伏,睡得很香。

他鬼使神差地把手指放到你鼻子下面感受你的呼吸,感觉,是活生生的,生命的气息。

“小姐……”他突然笑了,摸摸睡梦中你的头:“在这里睡觉会感冒哦?”

他抱起你走向卧室,梦中的你迷迷糊糊地往他怀里窝了窝:“哒宰?”

“是我哦。”

你十分不清醒地向他怀里有蹭蹭,很喜欢他身上绷带,海水和他的体香交杂的味道:“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我还是在呼吸的吧? 夕阳西下,人生无期。

在这样的世界,与你相遇

中岛敦【heartbeat 】

你赶到的时候,敦失神地坐在长椅上,双眼空洞地望向前方。

“敦……!”你跑过去一把抱住他,仿佛抱着已经疲惫的孩子一样地抱住他。

“其实心脏的位置不在左胸,比起左胸更接近两肺偏左……小姐的心跳,我能听到哦。”他伸手抱着你的腰说。

“敦,你已经很努力,足够加油,你很棒哦,总是充满希望的,太阳一样的,很温柔的……”

可能是因为跑的太急了,心跳声很有力,是鲜活的,生命的气息。

“头脑即是会出错,但是血脉不会。”【頭は間違いだが、血脈はできない。 】

所以更要前进,知道预见唤我少年的那个人。在那之前,都努力奔跑吧!



芥川龙之介【Carotid artery 】

“记得要告诉哒宰桑,我打败那个人了……不,还是我亲口说比较好。”

少年发尾的白色已经被血染的鲜红,说不清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他,总是这么拼命地去争取那个人的认可。

“芥川,哒宰桑可能,早就肯定你了啊。”你跪在担架旁白,握住少年因失血而冰凉的手,贴在脸颊上。

“是这样……吗?咳咳……”

他把手向下,伸到你的脖颈里面,苍白而冰凉的手准确地找到颈动脉的位置。

“毫无防备,我现在可以轻易取掉你的性命,你的动脉会喷出鲜血,然后死亡。”

他的手并没有离开你跳动的脉搏,这么说着。

“但是,很真实的感觉,能感觉到的生命……咳咳……”


在此处一心向前,在摇动的黑暗世界。


中原中也【tear 】


“为什么要用啊!控制不好……中也会死的啊!” 你忍不住摇晃本就已经难以站立的他。

“啧…很烦啊,丫头。借我枕一下……”他说着拉你坐在满是灰尘,残渣的战场废墟上,固执的枕在你腿上。

“切……中也的异能还是这么鸡肋。”

“瞎说什么……”他的声音很飘忽,还是忍不住要拌嘴,手覆在眼睛上。

“喂,别忍了……我说,眼泪滴到我脸上咯 ?”

“胡说!我……”辩解的话说不出,已经哽咽了。

他虚弱的吊起往日张狂的笑容,伸手把你的眼泪擦干。

眼泪带着女孩子独有的温热的感觉,湿润的,有点咸,之后是略微的苦味。

但是啊,眼泪的温度,能给他强烈的“还活着啊”这样的感觉。

“让我睡一下就好,你别怕……”他嘟嚷着把帽子盖在头上。

突破束缚的牢笼想外看,抱着这样也不错的感觉哼着慢歌。

评论(2)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