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调

咸鱼写手一只
每天都在佛系更新[瘫]

写一点sexy的东西[文野乙女]

内含F4




太宰治

是一个赖床的午后,明明已经下午一点了,你们两个却都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你缩在被子里愤恨地想,还不是因为某人昨晚 丝毫不克制的暴行。

“小——姐——”这么想着,暴徒从背后揽住你,埋在你的颈间迷迷糊糊地说:“起床吧……我饿了……” “那你去做饭啊……”

你在他怀里扭了扭表示自己要出来,但是太宰却完全没有要放过你的意思。

他伸手牵住你的手腕,恶趣味地在动脉的位置咬了一口。舌尖轻轻顺着血管的走向,猫一样轻轻地舔一舔。

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能把你身上的任何一处变成敏感点。

有点尖的牙齿轻轻咬着手腕内部的柔嫩皮肤,你试图抽回手:“太宰你放开……不是要起床吗!”

他顺着你的动作,仿佛被你拉着一翻身,暗红色的桃花眼微眯着看着你,轻轻在你嘴唇上咬一口。

[不要,我后悔了]


中岛敦

是清晨起不来床的时间,初秋的被窝温暖得恰到好处。

迷迷糊糊之间,你根本意识不到敦已经叫了你几次了。

“小姐?快起床了,不然真的会迟到哦。” 从厨房走出来的少年身上有味噌的味道。

你从被窝里伸出手:“抱抱……” 敦顺从地抱住你,然后你得逞似的用力一拉——“就五分钟……我再睡五分钟……”

敦似乎是叹了口气,配合地抱住你。 果然,我家小老虎最温柔了!半梦半醒地你在他怀里蹭了蹭。

“起床了哦……”少年突然埋在你耳边,温热地气息扫到脖颈上,甚至轻轻吮吸一下你的耳垂 。

“哇——!”你浑身一激灵瞬间清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稳稳撞到了少年瘦却结实的胸前。

“敦……”你不满地抬头看他。

“收拾一下,早饭快好了。”穿着白衬衫的干净少年拉开窗帘,露出清晨阳光一样的微笑。

[敦……你,你犯规了!]

芥川龙之介

是属于黑手党的午餐时间,摆在面前的是一小杯伏特加。合作交易的对方正侃侃而谈,芥川在对面做得端着,你却明白他心里只是百无聊赖地关心什么时候可以提货走人。

你微微侧头,端起面前的酒:“既然约定的枪支已经在这里了,我们就不多打搅您。祝我们合作愉快。”

你把酒杯举向前朝对方示意,那男人也在芥川威压的目光下停止了他的高谈阔论悻悻举起酒杯。

你微笑着把酒杯靠近唇边,突然什么东西快且稳地卷走你的酒杯,并且在抽走杯子的同时,带着不属于杀伤性异能力的温柔——轻轻扫过你的嘴唇。

芥川就着罗生门仰头饮尽一杯伏特加,罗生门也十分自然地抹掉了他嘴巴粘上的酒渍,动作轻柔一如刚刚抚过你的唇瓣那样。

“……芥川!”

你能感觉到耳朵红暴了。

少年侧头撇了你一眼,罗生门卷起皮箱,人已经向前走去。你无奈地看看他,告辞后赶紧追了上去。

[在外面不许喝酒。]


中原中也


是墨色一样的夜晚,和血腥欲望交织。你在嘴唇上点缀了血一样深的红,走在深深的巷子,那里晦暗的白炽灯衬得你的皮肤愈发惨白,红与白的视觉冲突,和你身后十多米处黑色的身影。

“所以还是把敌人诱惑到这里来的?”中也的声音从微型耳机传来,但听起来情绪丝毫没有比刚才冷静。

“……我真的错了,但是他没动我,真的。”

“他真敢动你的话就活不到现在了。”

得了,中也现在真的很火大。 “中也……”你停下脚步。 “别停!都说了他还跟着。”

“……哦,好吧。中也你在哪里等我呀?”你不正经地和他撒娇。 “前面有个拐弯,你到哪里就右拐,我在那里等他。”中也生硬的回答。

……完全没有要消气。你顺着他的话拐弯,背后的脚步声突然急促了。

突然被人拉到怀里,裸露的后背贴在潮湿的水泥墙上。

“他看你那里了?” 是中也的声音。

不等你回答,冰凉的手指抚过你的嘴唇,鲜红的颜色被抹开到唇角,他同样发凉的嘴唇紧接着贴上来,惩罚一样地咬住,却又怕把你咬伤,终究是调情一样的轻咬。
他脱下风衣披到你肩上,你抬头,无辜地看着眼前深蓝色的眼眸,他的唇瓣上是和你一样的鲜红色,也是抹到了嘴角。

[我回来再找你算账]












不是车没有车
清水万岁吼

中也那个是你把敌人引到小巷巷里
然后中也搞掉他

我是终于憋出一篇了

评论(2)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