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调

咸鱼写手一只
每天都在佛系更新[瘫]

写一点sexy的东西[文野乙女]

内含F4




太宰治

是一个赖床的午后,明明已经下午一点了,你们两个却都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你缩在被子里愤恨地想,还不是因为某人昨晚 丝毫不克制的暴行。

“小——姐——”这么想着,暴徒从背后揽住你,埋在你的颈间迷迷糊糊地说:“起床吧……我饿了……” “那你去做饭啊……”

你在他怀里扭了扭表示自己要出来,但是太宰却完全没有要放过你的意思。

他伸手牵住你的手腕,恶趣味地在动脉的位置咬了一口。舌尖轻轻顺着血管的走向,猫一样轻轻地舔一舔。

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能把你身上的任何一处变成敏感点。

有点尖的牙齿轻轻咬着手腕内部的柔嫩皮肤,你试图抽回手:“太宰你放开……不是要起床吗!”

他顺着你的动作,仿佛被你拉着一翻身,暗红色的桃花眼微眯着看着你,轻轻在你嘴唇上咬一口。

[不要,我后悔了]


中岛敦

是清晨起不来床的时间,初秋的被窝温暖得恰到好处。

迷迷糊糊之间,你根本意识不到敦已经叫了你几次了。

“小姐?快起床了,不然真的会迟到哦。” 从厨房走出来的少年身上有味噌的味道。

你从被窝里伸出手:“抱抱……” 敦顺从地抱住你,然后你得逞似的用力一拉——“就五分钟……我再睡五分钟……”

敦似乎是叹了口气,配合地抱住你。 果然,我家小老虎最温柔了!半梦半醒地你在他怀里蹭了蹭。

“起床了哦……”少年突然埋在你耳边,温热地气息扫到脖颈上,甚至轻轻吮吸一下你的耳垂 。

“哇——!”你浑身一激灵瞬间清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稳稳撞到了少年瘦却结实的胸前。

“敦……”你不满地抬头看他。

“收拾一下,早饭快好了。”穿着白衬衫的干净少年拉开窗帘,露出清晨阳光一样的微笑。

[敦……你,你犯规了!]

芥川龙之介

是属于黑手党的午餐时间,摆在面前的是一小杯伏特加。合作交易的对方正侃侃而谈,芥川在对面做得端着,你却明白他心里只是百无聊赖地关心什么时候可以提货走人。

你微微侧头,端起面前的酒:“既然约定的枪支已经在这里了,我们就不多打搅您。祝我们合作愉快。”

你把酒杯举向前朝对方示意,那男人也在芥川威压的目光下停止了他的高谈阔论悻悻举起酒杯。

你微笑着把酒杯靠近唇边,突然什么东西快且稳地卷走你的酒杯,并且在抽走杯子的同时,带着不属于杀伤性异能力的温柔——轻轻扫过你的嘴唇。

芥川就着罗生门仰头饮尽一杯伏特加,罗生门也十分自然地抹掉了他嘴巴粘上的酒渍,动作轻柔一如刚刚抚过你的唇瓣那样。

“……芥川!”

你能感觉到耳朵红暴了。

少年侧头撇了你一眼,罗生门卷起皮箱,人已经向前走去。你无奈地看看他,告辞后赶紧追了上去。

[在外面不许喝酒。]


中原中也


是墨色一样的夜晚,和血腥欲望交织。你在嘴唇上点缀了血一样深的红,走在深深的巷子,那里晦暗的白炽灯衬得你的皮肤愈发惨白,红与白的视觉冲突,和你身后十多米处黑色的身影。

“所以还是把敌人诱惑到这里来的?”中也的声音从微型耳机传来,但听起来情绪丝毫没有比刚才冷静。

“……我真的错了,但是他没动我,真的。”

“他真敢动你的话就活不到现在了。”

得了,中也现在真的很火大。 “中也……”你停下脚步。 “别停!都说了他还跟着。”

“……哦,好吧。中也你在哪里等我呀?”你不正经地和他撒娇。 “前面有个拐弯,你到哪里就右拐,我在那里等他。”中也生硬的回答。

……完全没有要消气。你顺着他的话拐弯,背后的脚步声突然急促了。

突然被人拉到怀里,裸露的后背贴在潮湿的水泥墙上。

“他看你那里了?” 是中也的声音。

不等你回答,冰凉的手指抚过你的嘴唇,鲜红的颜色被抹开到唇角,他同样发凉的嘴唇紧接着贴上来,惩罚一样地咬住,却又怕把你咬伤,终究是调情一样的轻咬。
他脱下风衣披到你肩上,你抬头,无辜地看着眼前深蓝色的眼眸,他的唇瓣上是和你一样的鲜红色,也是抹到了嘴角。

[我回来再找你算账]












不是车没有车
清水万岁吼

中也那个是你把敌人引到小巷巷里
然后中也搞掉他

我是终于憋出一篇了

夫人睡姿极为端正




太宰治


太宰夫人睡姿极为端正

乖乖地侧躺,手里抱个被子什么的,从来不会乱滚乱踢,基本上睡着什么样,起床什么样。

太宰先生很不开心,因为这样他就没办法抱住夫人睡觉觉。

所以太宰夫人醒来后,会发现被人从背后抱住,睡了一晚。

[滚开太宰……好热啊……]


中岛敦


中岛夫人睡姿极为端正

她十分喜欢抱着一个人大的熊睡

中岛先生很不高兴 他想让小姐抱住他睡觉!

当然这个念头在看到小姐整个人压在熊上、熊被睡梦中的夫人花式蹂躏后

啊果然还是算了吧

[熊!!熊头!!小姐别掰了!]



芥川龙之介



芥川夫人睡姿极为端正

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平躺,两腿自然放松,呼——

芥川先生的睡姿也很端正。

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平躺,两腿自然放松,呼——

哦,不一样的是芥川先生睡觉不爱脱外套

因为外套里藏着罗生门,要保护夫人啊。

[芥川你看看这个长后摆的睡衣?]


中原中也



中原夫人睡姿极为端正

她最喜欢扒在床的一边上睡觉

保持一种似乎要掉下去但是掉不下去的平衡

尤其夏天,有了蚊帐之后更睡的舒心

然而中原先生很苦恼,自己家的king size似乎是个摆设

于是他习惯了半夜把夫人捞回来,她滚过去,他再捞回来……

[这个板子是什么?防止婴儿滚下床?][订一个加大号的,我要了]













似乎要准备点蚊了……
没想到我也是要百粉的人了[突然机动]
长久以来谢谢你们对这个死不更新的咸鱼的喜欢!

关于我喜欢你[F4和陀思]

久违是我更新了……
冷鲜咸鱼的垂死挣扎[瘫——]

难得的写了陀总……ooc请多见谅🙇
私心打了陀总的tag……




太宰治

“哒宰!‘我喜欢你’用家乡话怎么说?”

对面的他眯眼看着你,挑起一抹笑来

“今晩は月が美しい ”[今晚月色真美]


芥川龙之介


“芥川?”你刷着微博,突然兴致勃勃地看着他

“……嗯?”

“‘我喜欢你’用你的家乡话怎么说呢?”

少年不知道为什么的脸红了,扯过一张白纸,匆匆地写了什么上去 “愛してる。” [我爱你]


中岛敦


“敦敦……?” 厨房里的少年闻言回头看你

“‘我喜欢你’用家乡话怎么说啊?”

少年明显听到了,红红的耳尖暴露了他。

他只是匆匆把两碗茶泡饭端出来

很害羞地,凑到你耳边:“私  はあなたが  好きです。 ”

中原中也

“中也——!” 你拿着一张纸匆匆忙忙冲进他的办公室

“笨,你干嘛?!吓死我了……”

“你看你看!”你把纸乱七八糟的摊在办公桌上,盖住了他的文件。

纸上写着四个中文大字——我喜欢你。

“麻烦干部大人帮我念出来!” 对面的他忍不住笑了 “想知道?”

“这么念——我爱你” 中文在干部大人的语言系统中毫无压力


陀思


“费佳?”你戳戳电脑前的他

“嗯?”

“‘我喜欢你’用你的家乡话怎么说?”

“噗……想知道吗?”他被逗笑了一样,在电脑屏幕上敲出 “Я люблю тебя. ”

“emmmm……?”回头就看到你一脸疑惑地看着电脑屏幕

“不会念吗?”

你点点头,笑嘻嘻地问:“你教我啊?”

他恶意的凑到你耳边,黑咖啡的味道迅速填满你的鼻腔。

“ Я люблю тебя. 听懂了吗?”

仿佛古老神秘的咒语,又仿佛要刻下誓言,轻轻回荡着。

在战斗和撩妹之间[文野x你]

一直很想看先生们打架的我
看不到dead apple的我
啊_(:з」∠)_







太宰治

“喂哒宰,可以爆破了哦”

“我知道我知道,突然出了一些小意外……”缠着绷带的双手轻佻地掐断了通讯,对面连叫几声却只传来了忙音。

“那个家伙!”国木田气愤地瞪着眼前的通讯器。

“啊呀小姐!好巧……”

“太宰先生?!”你的口气不由带着惊喜“今天不是还有任务的吗……?”

“关于这个……”男子灵巧的手指揽过你的腰身,在你耳边暧昧地呵气“一分钟前我刚刚翘班了……”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风衣口袋里的红色按钮按下,时间分毫不差。

“不过现在,任务完成。” 远处的废弃建筑传来巨大的爆炸声,远处的国木田叹口气,合上了电脑。

中岛敦

“小姐……前面很危险的!有械斗啊……”

“……但是!”

昨天少年送给你的小老虎玩偶,不小心落在里面了。

“玩偶……”

少年对着你露出阳光一样的微笑,牵着你的手走到旁白的冰激凌摊位上:“香草薄荷味!谢谢。”

“小姐在这里等我哦,冰激凌吃完之前我一定回来。”说完揉揉你的脑袋,转身,虎化,飞快朝着枪炮声轰鸣的战场跑去。

“国木田先生吗?是,我在附近,正在赶过去……”

“……只需要五分钟!”

芥川龙之介

“咳咳……”少年捂住嘴咳嗽,血腥味有些呛鼻,他想快点离开这条黝黑破旧的小巷。

他的身后,是畸形,让人不忍直视的尸体,混乱地散落一地。

“芥川……!” 你是跑过去的,脸颊泛红,呼吸十分混乱。

“不是告诉你不要来吗……”芥川无奈地走出昏暗的巷子。

空气中弥漫的味道诉说着这里发生过的事情,你跑向他,却被从背后抱住,捂住眼睛。

芥川的动作之快,你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解决了那个意图开枪的漏网之鱼。 罗生门的屏障张开,子弹在你的面前停下。

“在下说过很危险,小姐没必要过来的。”

少年毫不在意地牵住你的手走到大片阳光下去。

中原中也

走在你前面的黑帽子,橙色头发男人突然停下,你直接撞到了他的背上。

“疼……怎么了?”

“这种时候非要找上来……啧……”

“喂,丫头。”“啊……?”

“暂且委屈你一下。” 当你反应过来,已经被抱在怀里,脚下熟悉的重力感也没了。

“黑手党什么的,经常被仇家盯上。”他动作十分小心地把你放到一边的大楼顶上,随手掏出一把手枪来交给你。

“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很快回来。” 中也温柔地看着你,拉过你的手扯到怀里,轻轻吻了你的额头,算是安慰转过身,恢复了干部大人冰冷而严肃的眼神 。

然后你就听到楼下“哄啪乒哩啪啦”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声惨叫,有些耳不忍闻。

中也飘回来的时候脸颊上沾了几滴不属于他的血迹。

“抱歉啊,去商场要绕远了。”












_(:з」∠)__(:з」∠)_是我,好像又有好几个星期没更新了_(:з」∠)_
佛系更新……[其实是咸鱼吧] [扇飞]

直女癌怎么解释?




太宰治

“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口了。”

今天哒宰难得很乖地提着零食来找你,估计是昨天和他生气的结果。

你很开心蹦哒蹦哒地跑去开门

其实,你忘了,你家的门

是向外开的。

[谋杀亲夫事件]

中岛敦

小姐一直很想表现出自己的男友力,就比如今天下雨 出去玩以后,小姐自告奋勇地要送我回家

我很开心,心里还一直在想小姐是个女孩子,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还是我送她吧……之类的

一回头小姐已经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笑眯眯的说:“你走吧!掰掰!”

[我该怎么解释…其实我……算了]

芥川龙之介

约好和人虎打架,她很兴奋,在下觉得很好[?]毕竟她是港黑恶犬的女人[??]

给她打电话时知道她已经过去了,自告奋勇地要来接我。

在下下了车以后发现没有人,就边走过去边找她,毕竟是个路痴别丢了。

然后就看到她和人虎坐在马路牙子上冲我招手喊着:“唉!芥芥我在这里!”

旁白摆了一桶水,对,一桶。

她说怕我打累了。

然后亲自把我迎进了约好的小公园里。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芥川下手很重呢]

中原中也

本来我就直,虽然有时候很细心。

但是小姐更直。

我们两个吵架:

我:“我走了”

小姐:“哦”

我提着她喜欢的小吃回来

看到她用我的红酒泡澡…… 手边还有一瓶,喝啤酒一样干着,还要喊:“过分!说走就走了!”这样的话。

[哦,浴缸为什么飘了?]








今天也是个直女
快到520了
报社了噗

文野乙女[男人和猫]

太宰治

“喵,喵~”

哒宰表情温柔地摸摸小奶猫的脸颊,小奶猫很开心地蹭蹭他的手,很喜欢他的样子。

“它刚来的时候还咬我呢……”你是分不平衡地蹲在他旁边。

“嘛……可能是还小吧,很有戒心。”

“但是它不怕你啊。”

“哈哈哈”

[才不是因为偷偷把猫薄荷放口袋里了]

[这只猫,公的,情敌]

中岛敦

小老虎和小猫一起玩耍,当然那是不可能的。

比起虎化的敦,小猫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少年多一些。

敦敦正手忙脚乱地照顾那只小奶猫,哦,对了,小猫的毛也是白色的。

“小姐……猫砂要怎么办啊?”

“这样铲出来,然后……”

从此就走上了铲屎官的不归路

[猫薄荷,猫罐头,猫抓板……]

[啊,敦发现没钱了]

芥川龙之介

“…猫毛会很麻烦。”芥川嫌弃地看看你抱回来的那只小奶猫。

“但是它好可爱啊!!”你很激动的把小猫举到他面前。

“你看!眼睛的颜色不一样!” 小猫很合时宜地“喵”了一声,芥川看着猫咪愣了很久,别扭地转过头。

“你喜欢就养吧,不过我是不会管的。”

至于后来,家里从来不需要逗猫棒假耗子什么,罗生门是万能的。

[罗生门,回来。]

[罗生门为了一只猫叛变了]

中原中也

说起来不可思议,中也回家摘下帽子,帽子里面爬出来一只橘色的小猫。

“顺便买回来了,你一个人在家可以打发时间。”

看什么港黑大佬很忙的!(超凶)

小猫的毛色和中也很像,所以干脆叫蛞蝓了。

之后的每天,中也回家就会看到你根本无视他围着小猫“蛞蝓”“蛞蝓”地叫,中也就很气。

过了几天,小猫就被转手送给银酱了。

[为什么我家小姐是这样的]

[她绝对是个黑吧!]












啊,好像吸猫[颓废ing]

还活着哦【文野乙女】

太宰治【breath】

看过织田回来,发现她在沙发上就睡着了,电视还没有关,和外面的雨声响成一片,你却依旧睡得很香。

太宰走过去蹲在沙发旁边,你微微张开嘴,身体随着悠长安静的呼吸节奏微微上下起伏,睡得很香。

他鬼使神差地把手指放到你鼻子下面感受你的呼吸,感觉,是活生生的,生命的气息。

“小姐……”他突然笑了,摸摸睡梦中你的头:“在这里睡觉会感冒哦?”

他抱起你走向卧室,梦中的你迷迷糊糊地往他怀里窝了窝:“哒宰?”

“是我哦。”

你十分不清醒地向他怀里有蹭蹭,很喜欢他身上绷带,海水和他的体香交杂的味道:“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我还是在呼吸的吧? 夕阳西下,人生无期。

在这样的世界,与你相遇

中岛敦【heartbeat 】

你赶到的时候,敦失神地坐在长椅上,双眼空洞地望向前方。

“敦……!”你跑过去一把抱住他,仿佛抱着已经疲惫的孩子一样地抱住他。

“其实心脏的位置不在左胸,比起左胸更接近两肺偏左……小姐的心跳,我能听到哦。”他伸手抱着你的腰说。

“敦,你已经很努力,足够加油,你很棒哦,总是充满希望的,太阳一样的,很温柔的……”

可能是因为跑的太急了,心跳声很有力,是鲜活的,生命的气息。

“头脑即是会出错,但是血脉不会。”【頭は間違いだが、血脈はできない。 】

所以更要前进,知道预见唤我少年的那个人。在那之前,都努力奔跑吧!



芥川龙之介【Carotid artery 】

“记得要告诉哒宰桑,我打败那个人了……不,还是我亲口说比较好。”

少年发尾的白色已经被血染的鲜红,说不清是他的血还是别人的。他,总是这么拼命地去争取那个人的认可。

“芥川,哒宰桑可能,早就肯定你了啊。”你跪在担架旁白,握住少年因失血而冰凉的手,贴在脸颊上。

“是这样……吗?咳咳……”

他把手向下,伸到你的脖颈里面,苍白而冰凉的手准确地找到颈动脉的位置。

“毫无防备,我现在可以轻易取掉你的性命,你的动脉会喷出鲜血,然后死亡。”

他的手并没有离开你跳动的脉搏,这么说着。

“但是,很真实的感觉,能感觉到的生命……咳咳……”


在此处一心向前,在摇动的黑暗世界。


中原中也【tear 】


“为什么要用啊!控制不好……中也会死的啊!” 你忍不住摇晃本就已经难以站立的他。

“啧…很烦啊,丫头。借我枕一下……”他说着拉你坐在满是灰尘,残渣的战场废墟上,固执的枕在你腿上。

“切……中也的异能还是这么鸡肋。”

“瞎说什么……”他的声音很飘忽,还是忍不住要拌嘴,手覆在眼睛上。

“喂,别忍了……我说,眼泪滴到我脸上咯 ?”

“胡说!我……”辩解的话说不出,已经哽咽了。

他虚弱的吊起往日张狂的笑容,伸手把你的眼泪擦干。

眼泪带着女孩子独有的温热的感觉,湿润的,有点咸,之后是略微的苦味。

但是啊,眼泪的温度,能给他强烈的“还活着啊”这样的感觉。

“让我睡一下就好,你别怕……”他嘟嚷着把帽子盖在头上。

突破束缚的牢笼想外看,抱着这样也不错的感觉哼着慢歌。

嘿嘿,生气了吗!

太宰治


“嘿嘿,生气了吗?”

“嗯?怎么了嘛?”哒宰一脸疑惑地看着你。

“玩个游戏啦!”

“嘿嘿,生气了吗?”

“啊!小姐要把我打死了…”他演技浮夸地倒到一旁的沙发上面。

“嘿嘿!生气了吗?”你不死心的凑过去坚持一定要说三次!

然后突然一阵天翻地覆就被人一把拉到怀里,鼻息间淡淡的纱布味 太宰治凑到你耳朵边温吐气说:“生气了哦~”


中岛敦

“敦~嘿嘿,生气了吗?”你在他腰上轻轻打了两下问。

“痒痒的,不要那么轻啦”敦忍不住,笑着蹭到你怀里挠你的痒痒。

“嘿嘿,生气了吗?”你笑嘻嘻地移开,这次打的稍微重了一点。

“没有哦~”

“嘿嘿,生气了吗?”你再打他两下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敦你是有痒痒肉的而且很多



芥川龙之介

“嘿嘿生气了吗?”你趁他处理事情,凑过去轻轻打了两下问。

“?这点力气不足以伤到在下。”

“嘿嘿,生气了吗?”

“……?”芥川用那种这人怕不是个傻子的眼神看看你并用罗生门绑住了你。

“嘿嘿,生气了吗?”

你不服气地打打罗生门。罗生门委屈 。

“好了,我不生气。”

芥川叹口气把你放下来,摸摸头。

“其实我是看到哒宰桑和夫人玩这个游戏……”

“?!!!!!哒宰桑!”芥川停在你头上的手不受控制。

“疼!”你忍不住吼

“抱歉……那么哒宰是什么反应?”

(●—●)?生气警告。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而且哒宰桑段数太高我说不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第二天请假的缘故了。

对于此事,芥川评价说你胆子不小,最近很飘,以上。



中原中也

“嘿嘿生气了吗?”

品着红酒并看书的中也一脸疑惑的看着你。

“你是说昨天扣我一帽子水的事?没有。” 中也接着看书。

“?!!嘿嘿,生气了吗?”

“别乱动别乱动!酒要洒了!”他急急忙忙用重力把酒飘起来。

?!!!导演!换人!?

“嘿嘿,生气了吗?”

“没有哦。”

他顺手从对面飘了个高脚杯过来,红酒悬空倾倒的样子仿佛魔术一样。

“来一杯?”他端起酒杯递给你。

“……勉强算你过。”












这个梗是po子和pi美里面的

最近有小姐姐突然对着我
“嘿嘿生气了吗(日语)”
哇塞真的贼可爱!

文野乙女向【分手挑战】

分手三天
太宰治

【第一天】

把自己关在家里,却发现到处都是他的痕迹

【第二天】

被闺蜜拉出去喝酒,在外夜宿。如果哒宰还在的话一定会生气的!不过他再也不会管了。

【第三天】

临晨的酒吧看到吧台旁边酒气熏天的他,眼睛泛红,绷带和领口都凌乱散开。

似乎是感觉到你走近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把抱住你,不容拒绝地说:“不许再分手了哦小姐…” 然后带着酒气给你一个vodka味道的吻

【后来才知道酒吧没人是他安排的闺蜜也是他安排的……】


中岛敦


【第一天】

敦在楼下看着你的窗户,看了好久后离开。大哭一场后,睡过去了。

【第二天】

下午的时候被饿醒,没有往常的午饭香味,才想起你们分手了。 自己做饭烫到手,习惯性地叫了“敦”,然后一个人愣愣地流眼泪。

【第三天】

失眠一晚后,决定去找他。 真爱的巧合就是,你打开窗户,他刚好在楼下


【啊啊啊啊敦敦我错了我们不分不分了你站多久啊啊啊啊!敦敦:(抱)不我也有错是我不好小姐实在不好意思!】



芥川龙之介

【第一天】

黑手党的女人分手以后,会叫着自己的兄dei们不醉不归,凌晨回家,一个人的晚上放声大哭。

【第二天】

……上班迟到了并且头疼嗓子哑了。 不分手不能表现地很难过,不然就是输了!依旧虎气地去港口上班,然后他们都在说你和芥川分手的事情。 一把飞刀过去把带头的那个人吓了一跳,因为他脖子上还卡了个罗生门。

【第三天】

“……你哭了?”芥川伸出罗生门拦住你的去路。“与你无关。”你看都不看他一眼迅速绕过去,因为看到他,眼泪这么软弱的东西总是忍不住。然后突然被他抓住,你条件反射回头,就被他看到了。 “在下一直以为你不在意的,鸡蛋,敷眼睛。” “……和好吗?”“嗯,勉强答应”

【然后知道你没来港黑那天他到处找你并且处理了一下关于港黑内部员工不务正业八卦上级私事的不良行为】



中原中也

【第一天】

帅气地微笑转身离开,告诉自己分手也会过得很好,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 回家以后傻傻地翻他和你的聊天记录,又哭又笑像个傻子。

【第二天】

微笑着去工作,把日程排满。尽管这样还是会偶尔遇到他。微笑,打招呼:“早安,中也先生。”然后离开。 同事们已经分明知道你们的事情,面对朋友关心的问候还是要说:“这是我们的选择,我觉得没有大碍。”

【第三天】

已经能做到貌似寻常地和大家开玩笑,为了安慰你大家都在谈论关于前任的话题,无非是多么受不了对方啊,之类的。
“对啊他也是!脾气特别特别坏!”胡说,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
“粗心大意的,直男好吗!”胡说,那个人记得你所有小毛病。
“离开那个小矮子我觉得也很好啊!” 同事们突然都不出声了,看着你。或者说你背后。
你疑惑的转过头,看到他的一张冷脸。场面一度尴尬了。
突然感觉到手不受自己控制了,自己抬起来了。重力……很熟悉的异能力。
“中也先生,请放下!”他不说话,你只感觉到手不受控制地打了出去,一拳打在他胸口。这一拳真的用力的,对面的男人没忍住闷哼一声。
“你干什么?!”终于绷不住了,冷静崩盘,你慌张地挣扎。 “解气了?解气了就回来…我的错。”中也一把把你搂在

【这么好的小矮子就嫁了吧!】













突然更新!
ooc我……我还会成长的!

文野乙女向

我我,我又凑不要脸地跑回来了
最近一直没更
【望天】
都是考试的锅

关于战场




太宰治【黑时】

“抱歉啊小姐,作战漏洞了,能麻烦小姐去xxxx街的小巷堵一下吗?”“哦,我知道啦。你要小心啊哒宰君。”你匆匆挂掉电话,赶去了太宰治说的那条七拐八绕的小巷巷里

结果,根本没有什么敌人。(ノ=Д=)ノ┻━┻你tm!太宰治你是想让我偶遇丁香一样的菇凉?!

你边吐槽边赶去他那边,结果不出所料,当你过去后那里已经横尸遍野,激战过后的痕迹处处可见。

你面若寒霜地盯着那个蠕动的敌方,掏出枪向后迈一步,手指扣动扳机,却突然被人揽住腰肢,轻轻拿走你的枪“啊啦,这种事情小姐不应该做哦~”太宰治笑嘻嘻地凑到你耳边,另一声枪声响起——开枪的无疑是太宰治。“小姐的纤纤玉指应该用来勒死我啊……”他轻轻在你指尖吻了一下:“这种事情交给我哦~”“…这,这次勉强原谅你,下次不许故意支开我!”“好,我的小姐~”

【路人:我觉得我还可以救一下……】


中岛敦

作为一个战五渣,你也只能看看了……禁不住小老虎打架非常帅气啊!!!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围观!
但是这么做他会很辛苦,只要你在旁边,他绝对要分心保护你不受伤的,所以你大多数时间都是躲在小墙角里偷窥。

这次也一样啊,躲在小角落看小老虎变出爪爪和耳朵然后刷地冲上去

“敦敦炒鸡帅气啊——”你沉醉的感叹,完全没有注意到迎头飞来的建筑物碎屑。“小姐!要小心啊……”反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阵天旋地转后你在小老虎怀里安安稳稳落到一边去,刚刚你站的位置,墙壁出现一个大洞。

【小姐要注意安全哦,我很担心的】【原来敦敦知道我偷拍哦(´-ω-`)】



江户川乱步

怎么说呢,你和楼上小姐一样属于战五渣的类型,而你家的先生,恰巧也是……

“很简单啊…………他们从这里突袭进去,然后@#$&*”你家先生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嘴里叼着棒棒糖漫不尽心地解释这次作战计划。“乱步桑,赛高啊!”“那是当然的啦!我可是名侦探大人!”“好好!我的名侦探大人,要我去买粗点心吗?”“要!”你用老母亲一样慈爱(???)的眼神看着趴在桌上的乱步,转身出门。

“等一下哦小姐,等一会再去”他突然拉住你的袖子
“诶?为什么?”你话音刚落,就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麻烦小姐绕远路啦!”他张开幽绿的眼睛笑嘻嘻地说

【(●—●)乱步,真的赛高。】


芥川龙之介

“恕我直言,战五渣,呵。

像我,从来不会拖芥川的后腿哒!”

你一脸张狂地扛起狙击枪走到外面去,突然就被什么东西卷起来提到了半空,安置在一旁的建筑物顶端。

“芥芥你干嘛——”“咳咳……”他轻轻掩住嘴咳嗽几声,抬头看向你的位置:“高一点的地方容易阻击。”而且很安全。后半句,芥川没有说出来。

面色苍白的少年转过头,黑兽向来人扑了过去,随之响起的还有你的枪声。

【芥芥真的是小天使了!】

中原中也

“我和黑手党的大部分妹纸一样”

“武力值可以的”

“更别提我家汉子还是港黑打架最厉害的”

“……但是”

“嘿呦我去!中也你把我放下来!!”“下面全是子弹!你下来会伤着的。”他说罢把你又往高调了调。

于是他在哪里打,你就像个气球一样飞到哪里。而你反对无效,只能眼睁睁看着中也在下面打地热火朝天的,然后自己默默做一个天空中的吃瓜群众。

【啧,中也】